便秘的升浮调理

使用升浮法调理便秘的风药,是指气味辛薄,药性升浮,具有发散上升作用的药物。如防风、升麻、柴胡、羌活等。
    1
、升降相因,寓通于利
   
脾胃乃后天之本,位于中焦,为一身气机之枢纽,脾升胃降,则水谷精微能上呈于肺,饮食糟粕能下降于肠。
   
如脾气虚弱,清阳之气不升,则浊阴难降,发为便秘。李东垣师张元素,张氏将风药归为风升生类,风药升浮,即具有发散上升作用。

《脾胃论·肠澼下血论》言:如大便闭塞,或里急后重,数至圊而不能便……慎勿利之,利之则必致病重,反郁结而不通也,以升阳除湿防风汤举其阳,则阴气自降矣。

方用升阳除湿防风汤:苍术、防风、白术、茯苓、白芍。慎勿利之,指出此处里急后重之大便闭塞已非单纯湿邪为患,已有清阳不升,气机下陷之证,正如李杲所言此处如用下利法,病虽即已,是降之又降,是复益其阴而重竭其阳,故当用升阳除湿之法。

此处防风一味风药,一则升发脾之阳气,二则配伍苍白二术及茯苓以除湿邪为患。防风升提清阳,茯苓淡渗降浊。清阳升,浊阴降,湿滞除,便自通。

亦有现代医者金宏达做过如下报道:凡便秘属虚坐努责,甚或下坠,虚人、年老、大病后、产后等不宜攻伐者,此方效佳。凡虚人、年老之人都是气虚清阳不升之人,适当加入升清阳之风药易使便通。

又如李杲之后的张景岳,创制治疗肾阳虚阴血不足便秘之济川煎,方用当归、牛膝、肉苁蓉、泽泻、升麻、枳壳。其中风药升麻配伍泽泻,一升一降,通调气机。肾虚得补,精血得养,气机升降有序,而得大便调畅。

程国彭《医学心悟·大便不通》治老人虚秘时提到数至圊而不能便者,用四物汤及滋润药加升麻,屡试屡验,此亦救急之良法也

在滋阴养血润肠之余,不忘调整气机之升降,以利大便排出。但应当注意,上述诸种使用风药治疗的体虚便秘之证皆用了扶正之品,病人已虚,定要在补益的基础上配用风药,若单用风药,恐升降之机难复。

2、兼顾表里,祛风通便

肺与大肠通过手太阴经与手阳明经的相互络属构成表里关系。生理上,肺的肃降功能有助于大肠气机调畅,宣发布散津液作用以润养肠腑,同时大肠气机调畅也有助于肺气调畅。

周慎斋云:浊气在上,则填实肺气,肺不能行下降之令,故大便闭。可见肺与大肠相表里,邪犯肺脏,肺失清肃,影响着大肠的传导。《医宗必读》中提到风秘病证说:风秘者,风搏肺脏,传于大肠。

风邪犯肺,其人多先有伤风咳嗽,咳嗽将愈,便秘始发,究其机制,乃是因为风邪影响肺的宣发肃降功能。肺肃降失常,则肠腑气机不畅,大便不行;肺失宣发,水津不布,肠腑失润,亦可致大便秘结。

其症状多见大便干结艰涩难出,腹胀肠鸣,伴见恶寒发热、鼻塞咳嗽、脉浮等肺卫表证。治疗时,应祛风除邪与通便相配合,驱邪外出,肺脏宣发肃降之功得以恢复,肠腑气机通畅,津液布散则大便通畅。

明代孙文胤《丹台玉案·秘结门》中认为青年人大便不通为秘是气不运转当调气,老年人大便不通为结,多是血虚肠燥当养血。

而风秘,其云秘之得于风者,即于调气血药中,加去风之剂则得矣,自创治风闭结的如意汤:防风、紫苏、荆芥、当归、枳壳、桃仁、木香、玄明粉、山楂,其中伍用多味风药即是此理。

3、风能胜湿,除湿通便

古人云:风能胜湿,诚如地上沼泽,风之即干。临床上常用风药来治疗湿盛之泄泻,如痛泻要方中之防风。但是临床中亦常见一种是得之于湿的便秘,《重订严氏济生方·大便门》中提出夫五秘者,风秘、气秘、湿秘、寒秘、热秘是也。

所谓湿秘,常因湿邪阻滞大肠,而导致粪便难于排出,排便周期延长,经常便而不畅、便下黏腻的病症。

人常由于冒雨涉水、居室潮湿等湿邪外感,或饮食不节、过食肥甘等以致湿邪内生。湿性黏腻困阻脾气,脾不化湿,则湿邪更重,日久脾气虚弱,则见脾虚湿困之像。此时便秘大便并不干结,而常是便质黏腻,便不尽感,排便周期延长或大便排出困难,舌苔滑腻,或根部附腻苔不化,脉弦滑。

治疗上,《内经》提出:湿淫所胜,平以苦热,佐以酸辛,以苦燥之,以淡泄之。

所以当用燥湿、淡渗之品,如苍术、厚朴、砂仁、白术、茯苓之类,但同时又要佐以辛味风药以祛风胜湿,如防风,羌活之类,犹如风过湿处,风之易干。前文提到东垣老人之升阳除湿防风汤中风药之应用亦有此意。

4、辅佐甘温,散火通便

李东垣《脾胃论·脾胃盛衰论》载:诸风药生发阳气。

血虚之人阴血亏虚不能敛阳而致火伏于内,或胃虚之人过食生冷阻遏脾阳,阳郁生热,皆当以甘温之品补其阳,配辛散之风药发散郁遏之虚火,此即李东垣甘温除热、升阳散火之法。

气血亏虚,郁火于内,可致大肠津液气血俱虚,便秘乃作。此种便秘,治当在益气养血润肠的同时,配以发散郁火之风药。正如《脾胃论》黄芪人参汤下有一单用羌活防风通便之方。

病人因在使用黄芪人参汤时,出现大便秘结,加养血润肠及峻下之大黄仍不效者,东垣认为非血结血秘而不通也。

是热则生风,其病人必显风证,单血药不可复加之,止常服黄芪人参汤药,只用羌活、防风,空心服之,其大便必大走也,一服便止,可见此处用风药乃是升阳散火之意,火散则风息,风息而结自解,大便乃通。

诚如张景岳言:凡云风秘者,盖风未必秘,但风胜则燥,而燥必由火,热则生风。又如东垣之润肠丸,方用大黄、当归梢、羌活、桃仁、麻子仁,以治疗血燥失润郁火内生之便秘治饮食劳倦,大便秘涩,或干燥,闭塞不通,全不思食,乃风结、血秘,皆能闭塞也。润燥和血疏风,自然通利也

方中桃仁、麻子仁、当归都有补血润燥而通便之效,稍加大黄使便易下。此处加入羌活乃是升散郁火,使伏于血分之火外散,配前之养血之品则能火得散,血得养,大便畅。

5、同气相求,理气通便

肝性属木,喜条达,恶抑郁,肝主疏泄,调畅气机。若肝气郁滞,则周身气机不畅,其影响到肠腑之气机,气机不畅,则会出现便秘之症。

此时会见大便欲出不得,伴有肠鸣矢气,腹中、胁肋胀痛、脉弦等症。而风药属木,风气通于肝,顺肝升发之性,味辛疏散,肝欲散,急食辛以散之,用其疏理肝气,乃是同气相求之理。

临床常用柴胡、升麻、羌活、薄荷、防风、川芎等。陈延教授在治疗肝郁气滞之便秘时,常伍以羌活、独活、荆芥、防风等风药,宣畅肝之气机,行肠中之滞。

陈建华治疗慢性功能性便秘之肝郁气滞便秘时,常用柴胡疏肝散加减,方中配用防风等风药。崔淑兰认为较只疏不升的单纯疏肝理气药而言,风药升提疏散,顺肝胆之性,肠腑之气通,便秘则除。

Next Post

婴幼儿便秘的推拿及调理

周四 4月 26 , 2018
    小儿便秘主要原因有饮食不当、排便习惯不良、特发性巨结肠、局部器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