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壶揭盖调理腑脏通便秘

    慢性功能性便秘以长期少便意,大便干燥,排出困难,无器质性病变为临床特征。其病程漫长,患者每多长期服用大黄、番泻叶、芦荟、决明子、何首乌等蒽琨类泻剂,不仅再服无效,甚则病情日益加重,可导致泻剂结肠、大肠黑变病等不良后果。

        临床所见患者青壮年颇多。常见症状除数日无便意、粪便干硬、排便艰难外,多伴腹胀、腹隐痛、口干少津、口臭口腔溃疡、尿频、尿不尽、面部痤疮、纳谷不香等。

       究其成因,与不良生活习惯密切相关:如过食辛辣厚味、醇酒炙博,饮食过于精细,久坐少动,工作节奏快,精神压力大,起居无规律等。饮食不节,起居无常以致损伤脾土,脾运失健而津不四布;或燥热燔金,肺燥耗津;或肾阴亏损,真阴耗散,津液亏少,津不润肠。

        针对这类便秘,朱秉宜通过继承和挖掘文献,与临床融会贯通,拟就肠痹汤一方,随诊加减,付之临床多年,收效显著。

肠痹汤方药:南沙参20克,麦冬20克,玄参30克,生熟地各20克,杏仁10克,紫菀10克,桔梗6克,升麻10克,生白术30克,当归20克,桑葚子15克,知母10克,枳实15克,枳壳15克,瓜蒌皮20克,瓜蒌子20克。

    服法:每剂浓煎600毫升,分早中晚饭后服。连服3~6个月,以求巩固疗效。

    方中运用南沙参、麦冬、玄参补肺养阴,熟地补肾生津为主药,杏仁、紫菀、桔梗开宣肺气,升麻升肺清气,白术健脾助运,当归、桑葚子养血润肠,生地、知母滋阴清热,枳壳、枳实理气导滞,瓜蒌皮、子润肠。此方以治肺为主,补肾健脾为次,佐以养血理气导滞润肠,具有能补能通,养阴不滋腻,健脾行气,润肠而不伤阴,标本同治的特点。

    随证加减:老年气血亏损加黄芪、党参各20克;纳呆者加焦山楂10克,焦谷麦芽各20克;尿频、尿不尽者加山茱萸10克,益智仁10克;依旧少便意、粪便坚硬者加火麻仁20克,增加生白术用量,最多可用60克;排便通顺后去紫菀、桔梗、枳实,酌情减少枳壳、瓜蒌皮、子用量。

    审证求治 治病求本

    古人云凡治病必求于本。朱秉宜以肠痹汤治疗慢传输型功能性便秘,不治大肠,不用泻药,以宣肺清热,养阴生津,健脾助运,养血润肠,理气导滞之品,以求肺、脾、肾对大肠宣导传化功能的健全,从而肠燥得润,大便自通。

    他称肠痹汤是学习先贤腑病脏治之法的心得之作。先贤朱丹溪首创开降肺气,疏通传导,上窍开泄,下窍自通之说;叶天士有肠痹之说并效仿丹溪之法治便秘(《临证指南》)。

    ·陈士铎腑病脏治便秘云:人以为大肠燥甚,谁知是肺气燥乎?肺燥则清肃之气不能下行于大肠,而肾经之水,仅足自顾。又何能旁流以润溪涧。药用熟地三两,玄参三两,升麻三钱,火麻子一钱,牛乳一碗,水二钟。眉批:润燥至神汤,一剂不解,二剂必大便矣。此法之妙,全在不润大肠,而补肾,犹妙不止补肾,而且补肺。更妙不止补肺,而且升肺,盖大肠居于下流,最难独治,必须以肾经调治,从肺经以清之。气既下行,沉于海底。非用升提之法,则水柱闭塞而不通,启其上孔,则下孔自然流动,次下病治上法,亦腑病脏治之法也。(《石室秘录》)

    肠痹汤也是秉承了朱丹溪开降肺气,提壶揭盖法和陈士铎以治肺、治肾治疗便秘的学术思想。同时又重用白术,无疑是对脾运功能的重视。肺主气,与大肠相表里,肾主五液,脾主运化,脾运健旺而协调于肺肾之间,则津液精微散布全身,滋养躯体。

   常强调脾健不在补,贵在运,强调运脾才能去陈纳新,促进脾胃升降功能的正常运转。只有脾胃健运,津液四布,才能健全清阳出上窍,浊阴出下窍的正常升降运动。并且,血和津液的生成都来源于水谷精气,都有滋润和濡养的作用,故有津血同源之说,加入养血之品可使体内津液充盈,肠道得于濡润。治疗慢传输型功能性便秘不仅是缓解症状,更重要的是恢复正常肠动力和排便生理功能,才能治愈,否则便秘会伴随终生。

    而肠痹汤实是肺、肾、脾三脏同治之法,既能开泄上窍,又能增液健运化,增强了润燥的治疗功能,避免了峻利之品耗伤正气。随着津液充裕、阴阳协和,肠燥得以改善,大便才得以自通。

Next Post

便秘的升浮调理

周四 4月 26 , 2018
使用升浮法调理便秘的风药,是指气味辛薄,药性升浮,具有发散上升作用的药物。如防风、升麻、柴胡、羌活等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