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乱方寸肝旺易克脾

现代生活,生活水平和食宿结构的变化,饱食肥甘厚腻,工作压力日增,懒于运动等等因素,导致脾虚失运,肝血不足,肝旺克脾容易引起便秘

便秘一症在临床上屡见不鲜。并且在中青年人群中发病率日增。便秘病 因繁多,治法各异。惜乎当今患者不明事理,每自以为“热重了”贪图一时之快;医者不详加辨治,单纯满足患者要求,凡遇便秘一症,便是大黄,黄连,三黄片, 麻仁丸,黄连上清丸等苦寒泻药,信手拈来。殊不知苦寒泻药久服,多服,必伤脾胃正气,甚至会对其产生药性依耐。

典型临床症状表现为习惯性长期便秘,大便几日一行,甚至一周一行。但大便形状多先干后溏,或先硬后软,甚或全程干结如羊 屎,粒粒分明。其附带全身症状或有平素易躁易怒,或思虑过多,或有口干但无口苦,或余无异常。舌体多正常或稍胖嫩,有齿印,舌质淡红或边尖略红,舌苔薄 白,或薄白黄。其脉象最具特征:左手关脉或弦,或浮大,或弦细,右手关脉或沉细,或浮大,沉取乏力。

综合脉症,吾辨证为肝脾不和之脾虚不运,肝血不足,肝旺克脾证。脾虚运化糟粕不及,糟粕停留不得下,轻者其中下段水分被吸收,故先干后溏,重者水分被吸收 怠尽,故干结如羊屎。舌体胖嫩,或有齿印,舌质不红,乃脾虚明证。脉象两关浮大,重取乏力,《濒湖脉学》云:“关浮土衰兼木旺”,或右脉沉细,左脉弦或细 弦,更是辨为此证之关键。脾主运化。后世医书往往强调了脾主运化布散水谷精微的功能,而忽视其同样能运送糟粕的功能;重视了脾之升清,胃之降浊的特性,忽 略了胃之升散,脾之降泻的功能。 

肝主疏泄,体阴而 用阳。肝血不足,阴不敛阳,肝阳肝用偏亢,自然对脾土侵而辱之。脾土本虚在先,肝木乘辱在后,安能望其运化正常,糟粕顺行呼?吾方从仲圣之意,以经方化裁 之,选桂枝加芍药汤合痛泻要方加减成“运脾调木饮”一方。该方以重用白术40-60g为君,循仲景之意,大补脾肺之气,燥湿运脾,脾得健运,气血冲和,水 谷糟粕皆得以各行其道,粪便自按时而下;芍药当归为臣,既能养血柔肝,缓肝之急,肝血得养,自能敛阳,且重用白芍30-60g配以当归又能协助白术有通便 之能,取自《伤寒论。太阴病篇》中“太阴为病脉弱,其人续自便利,设当行大黄芍药者宜减之,以其人胃气弱,易动故也。”后世医家恒多用之,兹不累述。佐以 桂枝,防风,紫菀。桂枝配白术既能增强温运脾阳之功,配白芍加强运下之力,且和防风相配,既能平肝,又能疏达肝气,使肝脏在制约中又不失其条达本性,且取 风吹舟行之意。紫菀肃降肺气,从而通达大肠,润肠通便,前人早有论述,尚能助肺平肝。使以陈皮,甘草,条畅气机,则脾健肝平气运,大便自能畅通。“运脾调 木饮”全方如下:桂枝15g白芍30-60g白术40-60g当归15g陈皮10g防风6g紫菀20g炙甘草10g。

临床使用该方,只要患者符合上述脉症,即可放手使用该方,其中白术,白芍两味药的剂量一定要用足,至少在30g以上,往往一剂便效,屡试不爽。但切末就此 住手,需续服四五剂,再每隔二三日服一剂或将该方熬膏久服,以一月为期,脉象平和方可停药。取王道无近功也。该方药性较为平和,不会造成大泻下。

Next Post

练瑜伽解决便秘的体式

周一 4月 30 , 2018
新陈代谢不畅,特别是便秘,及影响身体,又是万病之源。瑜伽锻炼体式中,蹲体式于挤压腹部,促进腹腔脏器周 […]

猜你喜欢